當前位置:優悅小說 > 都市 > 陳六合 > 第6895章 死境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陳六合 第6895章 死境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八岐大蛇!!!

看到這妖異之人,陳**跟安培邪影兩人的瞳孔不約而同的狠狠一縮。

眼中浮現出了驚異之色。

這個紅髮紅眸的傢夥,陳**在黑獄之中見過一次。

不是當初在黑獄截殺他,差點就讓他飲恨九泉的八岐大蛇是誰?

站在八岐大蛇身旁的,是一個穿著一身瀛國武士服的青年。

這個青年也手中提著一把通體猩紅的利刃,利刃鋒銳,散發著邪異氣息!

妖刀村正!

而這個青年,也是陳**的熟人,正是在早期時,跟陳**有過數次交鋒且最後都落荒而逃的瀛國第一天才宮本葬天。

也是陳**口中的宮本跑跑!

八岐大蛇和宮本跑跑的到來,讓陳**驚異,但他很快便恢複如常。

這一切,似乎無法給他帶來強烈的衝擊,也無法讓他太過意外。

很多事情,在他的心中,有所準備,發生了,勉強也能算是在預計之中。

反倒是安培邪影,顯然要比陳**驚異多了。

她凝視著八岐大蛇,如遠山般的美麗黛眉緊皺著,麵色也隨之凝重了起來。

八岐大蛇的強大,安培邪影再清楚不過了,因為兩人交鋒的次數,已經不是一次兩次。

陰陽師和大蛇一脈,本來就是宿命之敵!

上次黑獄交鋒時,八岐大蛇的妖異與強大就被展現的淋漓儘致。

離開黑獄之後,在瀛國,安培邪影與八岐大蛇之間,又有過一次交鋒。

那一戰,很是凶險與激烈,也讓得安培邪影受了不輕的傷勢。

且據安培邪影所知,近段時間,八岐大蛇體內的妖血似乎又有了昇華和覺醒,實力再次暴漲一截。

對八岐大蛇的到來,安培邪影非常意外。

因為在她的計劃中,八岐大蛇這一次不會趕至,即便會來,也絕不會來的這麼快。

“陰陽師,我們之間的宿命鬥爭,在今晚,也要做一個了斷了。”八岐大蛇看向安培邪影。

如果說,他此行是為了陳**而來的話,倒不如說,他也為了安培邪影而來。

他殺陳**,是因為兩者之間有所恩怨,他的關門弟子宮本葬天,曾幾次差點死在陳**手中。

這個仇,得報,所以陳**得死!

但相比起陳**來,無疑,安培邪影纔是他最想殺的人,也是必須殺的人!

“你能出現在這裡,看來,飛歌如月的計劃失敗了。”安培邪影開口了,眼眸中,盛著凝重。

聞言,陳**詫異的看了安培邪影一眼,這裡麵怎麼還牽扯到了飛歌如月那個娘們?

感情有些事情,他還並不知情啊。

再趕來英倫之前,安培邪影就已經料想到了可能發生的事情。

她要保護陳**,八岐大蛇一定會是橫在她身前的一道坎,是一座很難翻越過去的大山。

她也清楚,隻要她來到了英倫,收到訊息的八岐大蛇就必定會趕至。

能把她與陳**兩人同時解決,這對八岐大蛇來說是一件非常值得去做的事情。

於是,安培邪影就找到了在瀛國聖山之上閉關修行的飛歌如月。

兩人一拍即合。

由安培邪影來英倫保護陳**安全,飛歌如月則是帶著一眾聖山弟子和瀛國各大武者家族對抗八岐大蛇,以此來拖住八岐大蛇的陣腳。

然而,很顯然,八岐大蛇還是來了,飛歌如月失敗了。

“就憑那些人也想阻攔本座?你太瞧得起她們了。”八岐大蛇冷冰冰的說道,他就像是一個冇有任何情感的人,一隻冷血的妖孽。

“瀛國的禍國妖族,八岐大蛇一脈的傳人,當代八岐大蛇?”

站在拳台上的凱蒂.天裔臉上擴散出了愈發燦爛的笑容。

他輕輕的鼓掌,道:“越來越有意思了,今晚真是給我們帶來了意外的驚喜,這場大戲,必然比想象中的還要精彩了不少。”

“該來的來了,不該來的也來了,是很有趣。”駑馬.聖西亞也開口說道。

作為世界八大家族的繼承人,這個世上的很多事情他們都知道。

因為身份地位及其崇高的原因,有強大的起底做支撐,他們也是根本不嫌事大,越熱鬨越好。

“陳**,我等下可能顧不了你了。”安培邪影冇有過多的廢話,而是對陳**低語道。

陳**的眼睛眯成了一條縫,有莫名光華在閃爍,也冇人知道這傢夥此刻在想著一些什麼。

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那就是哪怕身處這樣怎麼看都幾乎是必死的境地,他也一點看不出慌張。

“他很強,比上次在黑獄的時候更強。”陳**輕聲說道。

“等下我會想辦法送你離開這裡。”安培邪影道:“但前提是,你怎麼扛住第一輪衝擊?”

“一個八岐大蛇,已經足夠讓我全神貫注,無法分心,太陽神和上帝之手,外加一個宮本葬天,以你現在的狀況,擋不住。”安培邪影道。

陳**砸吧了幾下嘴唇,說道:“那就隻能生死有命富貴在天了。”

“彆算計了,今晚你們一個都走不了。”八岐大蛇的聲音充斥著令人心寒的殺機。

“好一個生死有命富貴在天。”凱蒂天裔笑著開口:“陳**,有時候我的確很佩服你的心理素質。”

“到了這個時候,你還一點都不恐慌,你難道一點都不怕死嗎?”凱蒂.天裔不緊不慢的說道。

今晚的結局,基本上已經是板上釘釘了,冇有人能改變陳**的死期。

不等陳**開口,凱蒂.天裔就接著道:“你知道我最想看到的是什麼嗎?”

“其實並不是你慘死的那一刻,而是你慘死之前的那種絕望與恐懼,而是你為了活命跪地求饒的服軟。”凱蒂天裔道:“曾經的你太強勢,我還冇見過你認輸的模樣。”

“那你恐怕這輩子也看不到了。”陳**咧嘴一笑,一丁點緊張的感覺都冇有。

凱蒂天裔笑著:“我不信。”

“冇有人不怕死,特彆是你這種好不容易纔活下來的人,應當更恐懼死亡,更不想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