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優悅小說 > 遊戲 > 冷陌寒和淩筱暮 > 第168章 被黎深丞的書法征服,大夫人心思活絡的想他當女婿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冷陌寒和淩筱暮 第168章 被黎深丞的書法征服,大夫人心思活絡的想他當女婿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大夫人看了眼打成一團的淩夷和孫薰柔,隻覺得腦殼都疼的厲害。

淩少,淩小姐,他們打小就這樣,你們彆介意。

她尷尬的笑道。

其實她不喜歡孫薰柔這麼上趕著追淩夷,而且一追還是好幾年的時間,如果有一點迴應還好說,關鍵是淩夷要多嫌棄有多嫌棄,當媽的看著心裡舒服纔怪。

伯母,您叫我們名字就行了,親切點。

淩如煙乖巧的笑道。

她餘光看著還在打的孫薰柔和淩夷,眼珠子一轉,有意要試探,伯母,他們兩是情侶嗎?

看似在大鬨,可明眼人都能看得出來兩人很親密,尤其是淩夷,嘴裡罵著孫薰柔是死女人,但卻處處在讓著她,根本冇下死手還擊。

大夫人輕歎了口氣,要真是情侶就好了。

這樣她就不愁孫薰柔都二十好幾了還冇有對象。

黎如煙眼眸一亮,暗道她大哥還是有戲的。

大哥,加油了。

她看了黎深丞一眼,唇形說道。

黎深丞不置可否。

薰柔,彆打了,注意點形象。

大夫人揚聲道:你好歹是個大明星,要是被偷拍的娛記拍到你個樣子,到時候又得在網絡上引起軒然大波了。

當媽的都發話了,孫薰柔自然不可能再跟著淩夷打鬨。

她鬆開了被她抓揉成雞窩頭的淩夷,好整以暇的整了整儀態,輕哼道:小夷子,我這次就大發慈悲的饒過你,下次再敢從後麵嚇我,定斬不饒。

聞言,淩夷不客氣的翻了個白眼。

死女人,我那是好男不跟女鬥,要不然你真以為能贏得了我啊。

他大大咧咧的說道。

孫薰柔掰了掰手腕,要不,我們來比比?

淩夷一下子就上鉤了,比就比,誰怕誰。說著,還做了一個要打的架勢。

兩人眼看就要一觸即發,大夫人輕咳一聲:薰柔,淩夷,你們彆鬨,還有客人在。

他們這纔不鬨了。

分彆坐下,淩夷不怕死的讓冷陌寒給他倒杯茶。

冷陌寒似笑非笑的看著他,你確定?

淩夷秒慫:冷爺,算了,我自己來就行。

說完,他探身去拿茶壺倒茶,連喝了三杯茶纔好。

小夷子,你也就在我麵前橫了,在冷爺麵前屁都不敢放一個。

孫薰柔損道。

淩夷不以為恥反以為榮:死女人,你懂什麼,我這叫做識時務者為俊傑。還有,你彆說的這麼大氣凜然,你在他麵前比我還狗腿。

孫薰柔翻了個白眼,冇有反駁。

大夫人輕咳一聲,轉移了話題:淩夷,我給你介紹下,這位是黎深丞,這位是黎如煙,他們是兄妹。

然後又給黎家兄妹介紹了淩夷。

黎家的?

淩夷挑了挑眉:看你們能完好無損的和冷爺坐下來喝茶聊天,看來和黎知詩的關係不怎麼樣吧?

黎深丞隻是不動聲色的打量了下淩夷,冇說話。

黎如煙近距離看著淩夷,倒是被他雌雄難辨的美貌給驚豔了一把。

她是我父親第二任老婆生的女兒,從小就和我們兄妹不對盤。

她掩下了眼底的驚豔,勾唇笑道:所以你彆擔心我們是來跟淩小姐求情放過她這種話之類的。

淩夷吹了聲口哨,意味深長道:黎小姐,看來你們兄妹比你那個父親長眼多了。

黎如煙輕咳一聲,抬手摸摸鼻子掩住了唇角邊閃過的笑意。

其實她也覺得他們比黎父要長眼的多,要不然他怎麼會放棄她媽媽那麼好的上等珍珠不要,去要一個惺惺作態的女人呢。

小夷子,你懂不懂說話,怎麼能當著如煙的麵說她父親的不是?

孫薰柔一巴掌呼上去,差點冇把淩夷剛吃進去的糕點吐出來。

淩夷結實的被嚇了一跳,無語的瞪了她一眼,三下五除二的把糕點吃完,跳腳:死女人,你想謀殺我不成?

孫薰柔抬手摸了摸鼻子,有點心虛。

她想開口解釋說不是故意的,又聽淩夷道:你這麼彪悍,一點女人味都冇有,我看根本冇有哪個男人敢娶你。

這話徹底的踩到了孫薰柔的尾巴,她直接撲過去,兩人又鬨作了一團。

大夫人頭更疼了。

這兩人一對上,不是拌嘴就是打架,就冇有一刻是安分過。

他們真的成為一對的話,恐怕家無寧日了。

深丞,如煙,讓你們看笑話了。

她無奈道。

黎深丞的眸色越發的深沉,放在桌子下的右手握成了拳頭,心裡隱隱的不是滋味。

黎如煙倒是看得津津有味,笑嘻嘻道:伯母,沒關係的,我看薰柔一直占上風。

大夫人扯唇笑笑,冇說話。

大姨,你再薅淩夷叔叔的頭髮,他就要成為光頭了。

冷言詩雙手撐頰,笑嘻嘻的說道。

她不提醒還好,一提醒,孫薰柔眼珠子轉了轉,還真的薅了淩夷幾根頭髮,還炫耀的說道:小言詩,看,這是大姨給你拔的頭髮,一會兒給你當禮物收藏。

死女人,你瘋了不成,拔頭髮很疼的。

淩夷嗷嗷大叫。

孫薰柔一巴掌拍過去。

閉嘴吧你!手下敗將冇有人權。

淩夷無語了。

接下來,就是淩夷被單方麵虐了。

給病人看完病走過來的淩筱暮,看到的就是這樣的畫麵。

她抽了抽嘴角,抬手扶了扶額,這纔信步過來。

姐,還有彆人在,給淩夷點麵子。

她出聲道。

孫薰柔這才放過了淩夷,她裝模作樣的整了整頭髮,笑嘻嘻的說道:筱暮,看完病了?

淩筱暮點了下頭:都是小毛病,看的比較快。

今天來的都是左鄰右舍的長輩,他們見過的世麵多,所以見她的小診所裡出現了這麼多氣質出眾的都冇有表現出任何的驚訝,甚至連多嘴尋問一句都冇有,倒是讓她耳根子清淨了不少。

老大,你一定要幫我說死女人幾句,實在是太過分了。

淩夷蹭到了淩筱暮的身後,氣憤的控訴。

淩筱暮無語的看了他一眼,淩夷,你一個大老爺們被我姐欺負成這樣,你還有臉?

淩夷幽幽的歎了口氣,老大,我總不能打她吧。

既然不能打,隻能單方麵的捱打了。

淩筱暮已經看到了他以後是徹底老婆奴的本性了。

都無底線的縱容著孫薰柔了,還嘴硬的說不喜歡她。

筱暮,過來。

冷陌寒朝她招了招手。

淩筱暮抬腳過去。

手累不累?腰痠不酸?

冷陌寒拉著她坐下,旁若無人的噓寒問暖不說,還給她揉揉雙手,捶捶後腰,又喂她喝茶吃點心。

一番操作下來,驚呆了黎深丞和黎如煙。

兄妹二人同時想到:這還是他們認識的冷陌寒嗎?

如此的殷勤,就跟骨子裡換了晶片一樣。

被兩道如此直白的視線注視著,淩筱暮就算再厚臉皮都有點不自在了。

陌寒,這兩位是?

她暗暗地掐了冷陌寒的腰一把,示意他正經點,道。

黎深丞,黎如煙,黎爺爺最重視的孫子和孫女。

冷陌寒特意的強調了最重視三個字。

淩筱暮想到昨晚那個睿智慈祥的黎老,對黎深丞和黎如煙的印象還不差。

你們好。我叫淩筱暮。

她道。

嫂子,我可以這麼叫你吧?

黎如煙眉眼含笑,一點都不見外的說道。我和陌寒從小一塊長大,都把他當成兄長來看的。

淩筱暮先是看了冷陌寒一眼,沉吟幾秒,大方道:可以。

聞言,冷陌寒勾了勾唇角,眼裡綴滿了璀璨的星星光芒,看起來格外的耀眼炫目。

黎如煙餘光看了眼冷陌寒的反應,就知道她這聲嫂子的馬屁是拍對了。

嫂子,我真得好好地謝謝你讓黎知詩出了那麼大的醜,我最近這幾天心情一好,過的特彆的愜意。

她一點都不掩飾對黎知詩的厭惡,尤其是昨晚,她從你這回去臉都黑了,還抱著她媽哭作一團,我看著保鏢偷錄的視頻笑到了淩晨三點才勉強睡去,今天早上打了不少的粉都冇能完全的遮住黑眼圈。

淩筱暮看她不做作的表演黎知詩昨天的失態,唇角邊的笑意更深。

對了,嫂子,你真的是淩霄大師嗎?

黎如煙發表了一番對黎知詩慘狀的喜聞樂見之後,又無縫銜接的轉了彆的話題。

淩筱暮愣了下,有點接不住黎如煙的話題跳轉。

這跳的有點快了。

是我。

愣過後,她冇有隱瞞。

黎如煙抬手拍了拍黎深丞的肩,嫂子,我哥的書法也還不賴,你有空的話可以跟他切磋切磋,保證能入得了你的眼。

淩筱暮看了黎深丞一眼,黎少要真的會,我們可以抽空切磋一番。

她還是挺喜歡書法的,偶爾煩悶的時候,攤紙寫寫字,畫個畫都能讓心境平複下來。

嫂子,叫我深丞就好了。

黎深丞糾正。

淩筱暮也不扭捏,直接改口。

老大,擇日不如撞日吧,也讓我開開眼,黎少什麼水平,敢跟你切磋書法。

淩夷雙手環胸,意味深長的看了黎深丞一眼,道。

他可冇忘了,黎深丞剛看孫薰柔的深情目光,他到現在都還有點不舒服,所以想讓淩筱暮狠狠地落黎深丞麵子。

淩筱暮想了想,覺得冇有問題。

深丞,你覺得呢?

她征詢了黎深丞的意見。

黎深丞自然是冇有問題的。

冷陌寒命保鏢去把桌子抬出來,鋪上文房四寶。

嫂子,你先還是我先?

黎深丞問道。

客人為先。

淩筱暮道。

黎深丞點了點頭。

他提起毛筆蘸了蘸墨水,姿勢優雅的落筆。

彆看他表麵優雅,但寫出來的字非常的氣勢磅礴,又因為題詞的意義所在,帶著一股淡淡的纏綿悱惻。

嫂子,請過目。

黎深丞提好字,道:我有段時間冇有練字了,手有點生疏。

淩筱暮望過去,就見上麵提了永浴愛河,白頭偕老的祝福詞,每個字都寫的很好,看得出來黎深丞應該有好多年的練字功底了。

深丞,你要是拿你的字去展示,我得甘拜下風。

她謙虛了一回。

黎深丞笑笑:嫂子,你彆謙虛了,你的字我還是有幸拜讀過的,跟你比起來我還差了一點火候,也就能放在家裡看看,拿出去就有點班門弄斧了。

淩筱暮知道他是在謙虛。

嫂子,你也提一幅字,到時候當做見麵禮送給我吧,我拿回去讓人裱起來放在臥室裡,每天晚上睡覺就抬頭看看。

黎如煙以肩膀撞了撞淩筱暮,眉眼彎彎的說道。

淩筱暮莞爾一番,這才提筆落字。ia

她的字自成一派,既有著獨有的大氣磅礴,又有著女性的巧勁柔媚。

嫂子,你的字真好看,真不愧是淩霄大師。

黎如煙驚呼誇讚。

大夫人還是頭次看到淩筱暮提的字,眼裡驚喜連連。

不過她對黎深丞的字也很欣賞,連帶著對他這個人的好感倍增。

都說字如其人,能耐下心練書法的男人,性子一般都差不多哪裡去的。

想到這一層,她不動聲色的看了黎深丞一眼,心思變得活絡起來。

這要是能成她的女婿,她就不用頭疼操心孫薰柔的感情問題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