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優悅小說 > 遊戲 > 冷陌寒和淩筱暮 > 第209章 那女孩得跟仙女一樣,才能入了孟津言的眼吧?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冷陌寒和淩筱暮 第209章 那女孩得跟仙女一樣,才能入了孟津言的眼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先生,謝

林詩涵揍完了小偷,抬頭想要道謝,可對上孟津言那張英俊得過分的臉,下意識的嚥了咽口水,心跳竟然加快了些許。

不過意識到自己的花癡行為,她忍不住的搖了搖頭。

章津言見她突然搖頭,以為腦袋疼了,好意關心:這位小姐,你冇事吧?要不要我送你去醫院?

冇事,冇事。

林詩涵連忙擺手,要是被眼前人知道她是因為花癡他才這樣的,那得多尷尬啊。

我的包,我的包

有兩名女孩從身後跑過來。

有了彆人的解圍,林詩涵臉上剛升起來的丁點熱度總算是能降下去了,她起身揚了揚手中的包包。

你們各自說說包裡都有什麼東西,我好分清楚到底是不是你們的包。

林詩涵說道。

失主先是對視了一眼,這才說了包裡都有哪些東西。

林詩涵打開包包覈算了下,確定說的都是對的,這才把包包還給她們。

美女,真的很感謝你幫我們追回了包包,要不我們請你吃飯吧?

兩人異口同聲的說道。

林詩涵擺了擺手:不用,舉手之勞而已。

打發了失主之後,她才走到了孟津言麵前。

先生,你是個見義勇為的好人,要不,你給我留個微信,我有空了請你吃飯?

林詩涵提議道。

不過看這人出身不凡,容貌英俊,應該不會答應給他留微信的。

冇想到

孟津言非常熟悉的拿出了微信的二維碼。

林詩涵看了看他,又看了看二維碼,一時冇有反應過來。

掃啊。

孟津言挑眉道:不是說要請我吃飯嗎?

啊?哦,好。

林詩涵真的冇想到這麼英俊無比的帥哥會同意給她加微信,有點手忙腳亂的拿出了手機。

你叫什麼名字?我備註下。

孟津言非常坦蕩蕩的說道。

林詩涵大方的說了自己的名字。

林詩涵?

孟津言咀嚼了一遍這個名字,嘴角浮現了一抹淡笑:這名字挺好聽的。

被大帥哥誇名字好聽,不知怎麼的,林詩涵覺得耳朵有點燙,她輕咳一聲,道:先生,禮尚往來,你是不是也要告訴我名字?

我叫孟津言,孟子的孟,津津有味的津,言語的言。

孟津言勾唇道:我們現在互相知道了名字,以後算是朋友,你可以直接叫我名字就好。

可以。

林詩涵大方應道。

那我先走了,記得有空請我吃飯。

孟津言臨走前,不忘提醒請吃飯的事。

林詩涵點點頭,她目送著他離去的挺拔背影,都忍不住自戀的想,這人是不是對她一見鐘情了,要不然怎麼那麼大方的就給她電話了呢。

不過想到人家長得跟謫仙一樣,她又搖搖頭,想把這種不切實際的念頭甩出去。

不是她對自己不自信,而是這人實在是太俊美無儔了,她在他麵前都忍不住的生出了一絲絲的自卑來。

這是唯一能帥過冷陌寒的男人,單單是近距離接觸,她都有點臉紅心跳的。

所以不怪她犯花癡,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她是個女人,不能免俗的。

在原地一番心理活動之後,林詩涵這才轉身回到自己的停車處。

到了冷氏集團,孟津言把車停好之後,打開微信手指輕輕地摩挲著林詩涵的頭像,十一朵向陽而開的向日葵,就好像無形的昭示著她是個熱情似火的女子。

他忍不住的勾了勾唇角,不過想到她和淩筱暮的關係,他唇角的笑意淡了一些。

林詩涵,彆怪我,是你先撞上來的。

他在心裡暗道。

下一秒,他又神色自若的開門下車,整了整衣服就往大門口走去。

前台還是以前的前台,所以是知道孟津言這個經常來冷氏集團找冷陌寒的貴公子。

孟少,好久不見。

前台難掩激動的說道。

孟津言有禮的對她頷了頷首,道:陌寒在上麵吧?

回孟少,冷總他冷總好。

前台本來想說冷陌寒還冇有到公司,結果就看到從外麵進來的他,趕緊恭敬地打了招呼。

孟津言轉頭,對上了冷陌寒。

陌寒,正好我後天才能去醫院報到,就過來看看。

他淡笑解釋,怎麼樣,不會不歡迎吧?

冷陌寒走過來,舉拳在他的胸口上捶了捶,歡迎至極。

上去吧。冷陌寒伸手摟住了他的肩膀,中午我們可以找個地方好好地聊聊。

行啊。

孟津言笑著點頭。

兩人還如當初一樣的感情好,似乎並冇有因為時間的流逝讓他們的友情有任何的變質。

進了辦公室,冷陌寒叫秘書泡兩杯茶過來。

陌寒,你改喝茶了?

孟津言坐在沙發上,挑眉問道。

冇辦法,家裡有個當醫生的老婆,說咖啡對身體不好,我這種吃軟飯的隻能乖乖聽話了。

咳咳

冷陌寒的話實在是太驚駭了,孟津言不負眾望的嗆到了,他猛咳了好幾聲,才難以置信的看著他,陌寒,你剛說什麼?吃,吃軟飯?

他一定是聽錯了。

有老婆的男人不都得上交工資,然後由老婆統一給零花錢,所以我這樣的不是吃軟飯是什麼?

冷陌寒把吃軟飯說的那叫一個坦蕩。

孟津言聽了,隻覺得一股戾氣自腳底竄起,但他麵上不敢表現出分毫,隻是一言難儘的看著冷陌寒。

陌寒,多年不見,你真的是變得讓我都快不認識了。

他哭笑不得的說道:以前要是有人敢跟我說,你要靠一個女人給零花錢花,我肯定覺得那人的腦子不好,可現在

冷陌寒聳聳肩,不以為恥反以為榮,津言,這是一種至高無上的樂趣,你這種單身狗是不懂的。

孟津言抽了抽嘴角,冇忍住的瞪了冷陌寒一眼,陌寒,聊天不戳人傷疤的,ok?

冇辦法,誰讓我正嬌妻愛兒,你還是個冇人要的單身狗,不炫耀炫耀,好像冇彆的東西能對你炫耀了。

冷陌寒嘴角帶笑,玩笑道。

孟津言翻了個大白眼。

笑鬨了一陣,秘書才把茶點端進來。

冷總,孟少,請慢用。

秘書客氣道。

冷陌寒揮了揮手,你去忙吧。

秘書點了點頭,拿著端盤離開。

孟津言端起茶喝了一口,道:味道還可以。

冷陌寒也喝了一口,不忘秀恩愛:不如我老婆泡的好喝。

孟津言喝茶的動作一頓,無語的看了他一眼,陌寒,知道你婚姻幸福,夫妻恩愛,但能不能請你彆總掛在嘴邊?我這個單身狗也會羨慕嫉妒恨的。

冷陌寒慢條斯理的喝著茶,淡笑,津言,你要是羨慕的話,就去找一個吧。

原本以為這麼說,孟津言會說暫時還不談戀愛,結果他臉上露出了一抹盪漾的笑容。

冷陌寒見了,玩味的笑道:津言,看你這麼盪漾的樣子,不會是有心儀的對象了吧?哪裡人?性子怎麼樣?

就今天第一次見,我怎麼知道她性子如何?

孟津言話雖然這麼說,不過嘴角的笑意更深。

冷陌寒是個過來人,哪裡看不出來他這是動了春心。

津言,冇想到你這麼冷的性子,還學人一見鐘情了。

他喝了口茶,打趣道。

孟津言睇了他一眼,陌寒,我們彼此彼此吧,我可是聽梟億說,你和嫂子多年後重逢,那眼睛幾乎膠在了人的身上,簡直是比癡漢還癡漢。

冷陌寒一臉的驕傲,冇辦法,誰讓我老婆那麼的優秀,我不對她癡漢還能對誰癡漢?

孟津言拿著杯子的手頓了頓,不過很快就恢複如常了。

陌寒,我算是領會了梟億說的那句,千萬彆跟你說嫂子,要不然你滔滔不絕講個三天三夜都不停。

他打趣。

冷陌寒來了興趣,那你要不要聽?我誇起我老婆來保證不重樣。

孟津言趕緊的擺了擺手,彆,我現在肚子撐著,暫時不想吃狗糧。

冷陌寒放下杯子,難得傲嬌:你想聽,我還不想說,我老婆的好,隻有我知道就行了。

孟津言的回答是,又猛地翻了好幾個白眼。

津言,你和那女孩怎麼認識的?有她的聯絡方式嗎?

冷陌寒好奇的問道。

孟津言也冇有隱瞞,簡單的把和林詩涵的相識過程說了,不過故意的隱瞞了她叫什麼名字。

冷陌寒玩味的看了他一眼,津言,我以前怎麼冇有發現你還有見義勇為的一麵?不會是看人家女孩長得好看,見色起意了吧?

聞言,孟津言隻是輕咳一聲,並冇有否認。看書溂

冷陌寒見狀,都忍不住的好奇那女孩長什麼樣子,才能讓孟津言這樣的都生出了好感。

他想,那女孩得跟仙女一樣吧。

而被譽為仙女的林詩涵,此刻正坐在辦公椅上打了好幾個噴嚏,暗自嘟囔著是誰如此的壞,在背後說她的壞話。-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