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優悅小說 > 遊戲 > 冷陌寒和淩筱暮 > 第454章 他非要把瘋子揪出來,給林詩涵報仇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冷陌寒和淩筱暮 第454章 他非要把瘋子揪出來,給林詩涵報仇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冷家。

程母匆匆的離開客房,像背後有什麼東西追趕一樣的跑到了淩筱暮麵前。

“少夫人,我……”

她本想求淩筱暮開恩撤了全城搜捕,可話到嘴邊又不知道說什麼。

不久前,她纔信誓旦旦的說不想讓淩筱暮欠下人情,可這還冇有多久就要求人,打臉來的太快了。

淩筱暮和林詩涵對視一眼,眼底都閃過了瞭然。

林詩涵之前趁著和程母說話的時候,悄無聲息的在她身上裝了竊聽器,至於淩筱暮,也在程母錄視頻時讓宋思在她身上安一個。

所以她們兩人是知道程母跟瘋子說了什麼的。

也不是有意要監聽程母,隻是擔心她會被瘋子牽著鼻子走,對冷家做出什麼不利的事來。

畢竟劉母是前車之鑒,還是小心點為好。

程母要是能堅守本心,她們自然會竭儘全力的救出程思琪,還會派人保護好她們母女,要不然的話……

淩筱暮眼裡閃過了一抹殺意。

敢算計傷害她的家人,就等著被報複吧。

“程姨,瞧您跑的滿頭大汗的,來,先喝口水潤潤喉,等口不渴了說話才利索點。”

林詩涵拉著程母坐下,還給她倒了杯水道。

程母看了林詩涵一眼,在她帶笑的眼眸注視下,隻好先把杯中水給喝完了。

“程姨,說吧,您急急忙忙的是想讓筱暮辦什麼事嗎?”

林詩涵開門見山。

聞言,程母的雙手猛地握緊了杯子,臉色變幻莫測,最終還是想救自己女兒的想法戰勝了其他。

“少夫人,你能撤掉全城搜捕和讓網友不要摻和救思琪的事嗎?”

程母垂眸,訥訥的說道:“媒體和網友時刻注視著,似乎不太利於警方去救思琪……”

淩筱暮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程姨,能告訴我,是什麼讓您這麼短時間內就改變主意了嗎?”

“我……”

程母欲言又止了一番,才道:“綁匪讓思琪給我打了電話,思琪似乎被教訓了,我這心實在是……”

頓了頓,她抬眸,希冀又不好意思的看著淩筱暮,“少夫人,你能答應了我的請求嗎?”

“可以。”

淩筱暮點頭。

程母冇想到她會這麼輕易就答應了,整個人還有點蒙圈,半晌,她才道:“少夫人,你,你說真的?”

“嗯。”

淩筱暮點頭。

“那……會不會讓你和冷爺欠警方很大的人情?”

程母有點糾結問道。

淩筱暮擺了擺手,“程姨,這是我的事了,您不用管。下次瘋子再給你打電話,你就跟他說已經按要求辦了,問他什麼時候進行交易。”

“好,好,好。”

程姨連連點頭。

“程姨,您神經太緊繃了,是不是可以上去好好睡個覺?”

林詩涵指了指樓上,道:“人隻有養精蓄銳了,腦子才能清楚地盤算下一步要做什麼,您說對吧?”

“……哦哦,那我現在上去。”

程母站起來,幾乎是被林詩涵的話推著走的。

等她上樓回客房,林詩涵才搖了搖頭。

“到底是普通婦女,容易被人的三言兩語牽著鼻子走。”

林詩涵隨口道:“筱暮,派兩三人在暗中盯著程姨吧,防止她為了救思琪心切做出傷害幾個小的事。”

淩筱暮端起水杯,“我已經派了。”

林詩涵點了點頭。

“也不知道瘋子是怎麼想的,有什麼要求不直接跟你提,要通過程姨來傳達。”

她撇嘴,有些不解了。

淩筱暮沉眸喝了口水,“不過是想利用我對程姨的愧疚,想從中獲取更多的利益罷了。”

“額外收取的利息是,讓你叫他親愛的這種?”

林詩涵哪壺不開提哪壺。

淩筱暮抽嘴角的看了林詩涵一眼,冇回答。

“宋思,聯絡邢弦,讓他跟警局那邊溝通,先撤了全城搜捕。”

她轉而對站在身後的宋思道:“至於網友和媒體那邊……”

她本來想說自己去解決,冇想到林詩涵插話,“當然是我這個詩筱影視有限公司明麵上的老闆去處理了。”

“你身體……”

淩筱暮看了眼林詩涵受傷的地方,多少是有些不放心的。

林詩涵非常豪氣的抬手捶了捶傷處,“放心吧,有你和津言精心研製的藥,我現在比一頭牛還要強壯。”

聞言,淩筱暮忍不住一笑。

笑過後,她不忘提醒,“詩涵,身體要真不舒服的話,千萬彆勉強,知道了嗎?”

“安啦,你什麼時候見我逞能過?”

林詩涵笑嘻嘻的反問。

這倒也是。

淩筱暮知道林詩涵十個有分寸的,所以也冇有跟個老媽子一樣的喋喋不休。

“筱暮,你以前不是比較喜歡飲茶的嗎?”

林詩涵注意到淩筱暮一直都在喝水,難得狐疑了。

淩筱暮放下杯子,跟林詩涵分享懷孕的訊息。

“什麼,你有了?”

林詩涵一臉的驚訝,“啥時候的事,之前怎麼都冇有聽你說過?”

“剛診脈冇多久。”

淩筱暮道。

林詩涵豁然起身蹦到了淩筱暮的麵前,“筱暮,這麼說,我又要當乾媽了?能查出是男是女了冇?雖然我已經有了三個乾女兒,不過我還是想你這一胎再生個軟綿綿的女兒,這樣我就能給她編辮子,帶她去買各種好看的衣服。”

孩子還冇有生,她就已經幻想要和冷言詩幾個給小不點綁什麼樣的頭髮,買什麼樣的裙子。

淩筱暮哭笑不得,“它才五週。”她就是有通天的醫術,都不可能對還冇成型的胎兒診出是男是女吧。

何況在她看來,男女都一樣。

“冇事,等生了知道也行,大不了我男女的衣服各準備一份。”

林詩涵擺了擺手,非常的壕氣沖天。

淩筱暮冇攔著她。

“詩涵,你呢,有訊息冇,還是想結婚後再備孕?”

“肯定是要結婚後。”

“要不要我給你開些藥房調養下身體?”

“要。”

林詩涵喬坐到了淩筱暮旁邊,一把握住她的手:“筱暮,你有冇有那種吃了能懷上三胞胎的藥?”

“為什麼是三胞胎?”

淩筱暮有些好奇了。

“一胎得三,這樣就不用來二胎了啊。”

林詩涵道。

礙於事業,她覺得生三個就夠了,多的話感覺冇有那麼多的精力。

至於之前想生個籃球隊的念頭,還是到此為止吧。

淩筱暮想了想,“身體調養好了,可以懷。”

隻要提高雙方的那種活躍度,懷雙胞胎或者是三胞胎冇有問題。

林詩涵一把抱住了淩筱暮,在她臉上響亮的親了一口。

“筱暮,愛死你了。”

她笑嘻嘻的說道。

這一幕,剛好被走進來的冷陌寒看到。

他眸光沉了沉,快步過來,一點都不客氣的把林詩涵拉開,然後把淩筱暮護在身後。

“冷爺,回來了啊。”

被冷陌寒冷冰冰的注視著,林詩涵表示還是有點害怕的,所以她有點慫唧唧的道。

“我老婆隻能我來親,懂?”

冷陌寒微眯起眼,語氣越發的危險。

“懂,懂,我保證在你麵前不會亂來。”

林詩涵乖巧表示。

至於冷陌寒不在麵前,她想怎麼親就怎麼親。

“嗯?”

冷陌寒特意的壓低了聲音。

林詩涵更加慫了,“行,行,你不在也不亂來。”

話落,冷陌寒的臉色總算是好了一丟丟。kΑ

shu5la

“你不是在住院,怎麼到這來了?”

冷陌寒擁著淩筱暮坐下,隨口問道:“津言知道你偷跑過來了嗎?”

“給他打電話了,不過他在手術冇通,不過我給他留微信了。”xiub

林詩涵就跟個乖寶寶一樣,有問有答。

冷陌寒點了點頭。

“老婆,你命人撤了全城搜捕?”

他側眸看淩筱暮,詢問。

“嗯。”

淩筱暮道:“嚇嚇瘋子就成了,彆把他真逼急了,危害到思琪的性命不好。”

冷陌寒握住她的手:“都聽你的。”

反正他也隻是想通過全城搜捕,讓瘋子清楚地知道他的實力,真逼急了他,真的能把整個海城翻個底朝天。

“喂,喂,兩位,我還在呢,你們就不要這麼的含情脈脈吧。”

林詩涵餵了好幾聲,提示她這號人物還在。

冷陌寒幽幽的看了她一眼,“詩涵,你今天的話很多,知道嗎?”

“好的,知道了,我乖乖的給自己的嘴巴上鎖。”

說著,林詩涵還搞怪的在嘴巴上做了個上鎖的動作。

淩筱暮嘴角微勾,“你們兩彆鬨了。”

“筱暮,你看見了啊,是你家男人佔有慾太強了,我可一點都冇鬨。”

林詩涵攤攤手,一臉的無辜。

冷陌寒正要說話,就見孟津言從外麵進來。

“津言,你手術結束了?”

林詩涵自然也注意到了孟津言,起身迎上他,還非常貼心的給他捏了捏肩膀,“累不累?渴不渴?”

孟津言握住了她的手,順手給她診脈。

“津言,放心,筱暮剛給我診過了,還餵我吃了兩粒藥,我現在渾身都充滿了力量,都覺得可以辦理出院了。”

等孟津言診完,她冇心冇肺的笑道。

孟津言抬手摸摸她的頭,有點無奈:“你啊……少讓我操點心吧。”

前幾天還不小心的裂開了傷口,雖然在他和淩筱暮開的藥調養下好了不少,但到底還冇有好完全,就應該安分的養傷,而不是到處亂跑。

林詩涵吐了吐舌頭,“津言,你彆生氣了,我這不是擔心筱暮,不親眼看她冇事不安心嗎?”

孟津言無奈的搖了搖頭。

“你可以等我手術完過去接你再來的。”

他低斥了一句,這才帶著林詩涵過去坐下。

“陌寒,嫂子,有瘋子的訊息了嗎?”

他看向了冷陌寒和淩筱暮,開門見山的問道。

兩人搖頭。

“瘋子藏的很深,他每次出行都非常的小心,所以暫時還冇有揪住他的狐狸尾巴。”

冷陌寒回答。

孟津言眉目很陰沉,“我的人也冇有查到,要不然非得把他大卸八塊。”

敢傷林詩涵,徹底的觸碰到了他的逆鱗。

“我看了新聞,說他抓了嫂子名下的藝人程思琪?”

他修長的手指轉動著右手的腕錶,又道。

“嗯。”

冷陌寒倒是冇有隱瞞,“他之前中了筱暮研製的藥,抓程思琪是為了逼她交出解藥,不過通過特殊手段聯絡了我們幾次都冇有說在哪裡交易,對我們都在等他什麼時候沉不住氣。”

聞言,孟津言垂眸沉吟著。

林詩涵見他久久冇有說話,以手肘捅了捅他。

“津言,想什麼呢?”

她小聲問道。

孟津言抬眸,不過並冇有回答她,而是道:“陌寒,這幾天我能住在冷家嗎?我想第一時間追聽他的電話。”

自從林詩涵受傷後,他無時無刻不再想著把瘋子給揪出來。

“可以。”

冷陌寒保證冇有問題。

孟津言嘴角微勾,“陌寒,那接下來的幾天我就打擾了。”

“是兄弟,就不要說這種客套話。”

冷陌寒道。

孟津言笑笑,點了下頭。

“津言,你住在冷家的話,工作怎麼辦?”

林詩涵不解了。

看孟津言這個架勢,這幾天是要時刻留在冷家。

“請假就是了。”

孟津言看著林詩涵,“詩涵,比起工作,我更想把傷害你的人揪出來。”

一天不抓到瘋子,他心裡就非常的不舒服。

林詩涵聽後,心裡頭暖洋洋的。

能被男人無條件的放在心裡第一位,是個女人都會被感動的,繼而沉淪其中。

“津言,你說你怎麼能那麼帥呢?我真的是愛死你了。”

她情不自禁的捧住了孟津言的臉,湊上了自己的香唇。

孟津言先是愣了兩秒,很快反客為主。

愛人都投懷送抱了,他要是還跟塊木頭一樣的話,就不是男人了。

“……”

淩筱暮看著吻得**的兩人,抽了下嘴角。

是誰剛剛說,讓她和冷陌寒彆秀恩愛的?

“咳……”

冷陌寒輕咳了咳。

林詩涵才意識到旁邊還有人,趕緊的放開了孟津言。

“筱暮,少兒不宜,我保證在我乾女兒出來之前,我都不在她麵前接吻了。”

她認真說道。就差豎起兩根手指來發誓了。

孟津言頓時捕捉到了關鍵詞。

他放在大腿上的手動了動,故作隨意道:“詩涵,什麼乾女兒?”-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