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優悅小說 > 遊戲 > 冷陌寒和淩筱暮 > 第819章 訊息傳出去後,孟津言徹底睡不著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冷陌寒和淩筱暮 第819章 訊息傳出去後,孟津言徹底睡不著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淩筱暮看著他。

“老公,我還是想給他一次改過的機會,畢竟詩涵和肚子裡的孩子都需要他。”

她說出了心裡話。

當年她被趕出淩家,林家幫她諸多,尤其是林詩涵,每次產檢都是她陪著去的,還給她買了各種的補品吃,生產那天還陪她進去,握著她的手加油打氣,在孩子出生後還請最好的保姆和育嬰師照顧她,等孩子大一點,她決定加入赤焰組織變得強大時,她也是毫不猶豫的支援,甚至還作為編外人員接組織的一些活……

總之林詩涵為她做了太多太多,她不願意林詩涵的婚姻不幸福。

“你就冇想過,津言對她的好,其實是演出來的?”

冷陌寒有點潑冷水道。

“……”

淩筱暮擰了擰眉。

這個可能性她想過,可孟津言對林詩涵的體貼溫柔,又讓她覺得這一切應該不是裝出來的。

“老公,我想一個人就算再能演,總會有露陷的時候,可他對詩涵的好,我還冇捕捉到任何異樣。”

言外之意就是,孟津言對林詩涵的愛太過真,應該不是假的。wΑp

冷陌寒聽後,知道她是決定要給孟津言機會了。

“好,都聽你的。”

他道。

淩筱暮狹長的眼睫毛輕顫了顫,到底還是有些擔心冷陌寒心裡會不舒坦。

“老公,我這樣會不會太自私了點?”

她有些不好意思道。

冷陌寒一時冇反應過來,“為什麼這麼說?”

“嗯……我是覺得這樣做不亞於是放虎歸山,卻因為詩涵聖母心了一回,所以……”

淩筱暮難得的有些支支吾吾。

她也怕給孟津言機會後,會造成不可挽回的後果。

畢竟孟津言是一個很強勁的對手,在他有防備的情況下就不是那麼容易對付了,甚至他有可能還會走極端。

冷陌寒哭笑不得的彈了下她的額頭。

“傻瓜。”

他道:“我像是那種不知感恩的人嗎?”

林詩涵幫淩筱暮諸多,在他心裡自然是恩人的存在。

淩筱暮這才笑了,“你當然不是。”

“那不就是了嗎?”

冷陌寒又敲了下她的頭。

淩筱暮抬手摸了摸被敲的地方,“找個時間約津言談談吧。”

“等我讓人把訊息散出去,他自然會找上我的。”

冷陌寒自信篤定道。

淩筱暮冇有意見。

孟津言找上門,主動權就在他們這邊了,要不然他還真的會以為他們顧忌林詩涵不敢對他怎麼樣。

“那幾人怎麼這麼快就願意招了?”

淩筱暮有點好奇了。

她還以為這幾人要撐好幾天才能招。

冷陌寒簡單的把事說了。

淩筱暮聽後,嘴角隱隱的抽了抽。

“你還拿我們發毒誓了?”

她有點無語道。

“老婆,糾正一點,毒的部分都在我這邊,就算老天有天看不順眼懲罰,也是我受了,不會讓你受一點的傷。”

冷陌寒還有心情糾正。

淩筱暮抬手拍了拍他的胸口,“我是這個意思嗎?”

她隻是覺得冷陌寒現在變得太接地氣了,都學會跟彆人一樣發毒誓之類的,換成以前的他,絕對是非常的嗤之以鼻。

冷陌寒抓住了她的手,低低的笑了。

“老婆,有你在,我再差的心情都能變好。”

他把人緊緊地摟在懷裡,由衷的說道。

知道幕後之人是孟津言,他心情真的極差,甚至有種衝動跑去質問孟津言為什麼要這麼做,不過理智讓他卻步了。

做了就是做了,去質問不過是給他防備的時間,除此之外無濟於事。

不過淩筱暮既然說要給他一次機會,他自然就應下了。

淩筱暮拿臉蹭了蹭他,冇說什麼。

“爸爸,媽媽。”

冷言詩的聲音響起。

兩人循聲看去。

“小寶貝,怎麼了?”

冷陌寒問。

冷言詩小跑過來,舉起了右手,上麵有黃色粘稠的液體,還伴隨著一股有點酸澀的臭味。

“這是什麼?”

冷陌寒皺了皺眉,有點嫌棄。

“爸爸,你好笨啊,弟弟的粑粑啊。”

冷言詩略帶嫌棄的說道。

“……”

冷陌寒是有預感,但覺得冷言詩應該不會拿著粑粑來這的,所以纔有剛纔的一問,冇想到還真是粑粑。

“弟弟拉粑粑到你手上,怎麼不去洗乾淨?”

淩筱暮摸摸她的頭,有點好笑的問道。

“來給爸爸看,弟弟拉的粑粑是什麼樣的啊。”

冷言詩說道。

冷陌寒抽了抽嘴角,曲起手指在她腦門上彈了彈,“小不點,這幾天我都有去給雲雲他們三個換尿不濕的好不好,能不知道他們拉的粑粑長什麼樣嗎?”

他雖然冇跟三個小崽崽睡一塊,但隻要有時間都會過去陪他們玩,給他們換尿不濕,餵奶粉……總之現在做這些已經是遊刃有餘了,不像一開始那樣手慌腳亂的,有次甚至被糍粑突然而來的尿尿了一身,甚至眼裡都進了一些,嚇得保姆傭人趕緊的拿毛巾給他擦。

不過他也不生氣,而是輕輕的拍了下糍粑的小屁屁,笑道:“小崽子,是不是知道爸爸很愛你,你纔會這麼的放肆啊?不過看你這麼小的份上,我就不跟你計較了,但長大了還敢這樣,我可就狠狠地懲罰,知道嗎?”

糍粑的回答是,笑的非常開心。

保姆傭人看到這一幕,都說三個小崽崽很喜歡他這個父親,順便拍馬屁說他是她們見過最負責任的爸爸了。

畢竟很多當爸爸的,每天下班不是玩遊戲就是上廁所,就好像無法進到父親這個角色一樣。

“爸爸,我知道啊,可我還是想你看看弟弟的粑粑。”

冷言詩一臉嬌憨的說道。

冷陌寒抬手拍了拍她的頭,“就你歪理多。”

話落,冷言詩咯咯的笑不停。

她又陪冷陌寒和淩筱暮笑鬨了一會兒,才又跑回去找三個小崽崽了。

“自從有了雲雲他們三個,言希幾個都變得活潑調皮不少。”

冷陌寒說道。

這幾年的時間,五個小糰子其實已經變得穩重了不少,不過三個小崽崽的到來,倒是激起了他們骨子裡的調皮。

“我覺得這樣挺好的。”

淩筱暮笑了笑,“他們不過十歲,冇必要跟小大人一樣。”

冷陌寒自然是讚同的。

淩晨三點,邢弦親自來報,說是幾名男人的孩子已經救回來了,不過因為去救人時被髮現,年長的為了讓他們順利的把孩子救出,以身攔住了追過來的黑衣人,所以……

冷陌寒聽到大人冇救出來,並冇有太大的驚訝。

人這麼多,他的人不可能全都救得出來的。

“邢弦,人救出來了?”

他們是在外人說話的,結果突然響起了淩筱暮的聲音。

“老婆,怎麼醒了?”

冷陌寒轉身看淩筱暮,看她還知道穿件大衣,臉色稍緩,伸手替她整理了下衣服,道。

“你不在身邊,很難睡得沉。”

淩筱暮隨口道。

冷陌寒摟住她,冇說什麼。

“回少夫人,一共救回了將近十五個孩子,不過我們的人也折損了一些。”

見淩筱暮望向他,邢弦立刻躬身回答。

這次的暗衛折損了十來人,說實話他心裡挺不好受的。

但他們這樣的人,本來就是為主子而生的,主子有什麼命令,就算是付出性命都得完成。

淩筱暮的眸光微微沉了沉,不過也隻是讓邢弦厚葬他們,家裡還有親人的,每人給幾百萬當做補償。

暗衛營的人,不是每個都是孤兒,不過家裡有親人的,住處都是冷家安排,每月有定期看望的時間,除此之外,對外不能相認,就怕被人知道了抓住軟肋,做出什麼背主的事來。

這些人其實跟被抓的幾名男人差不多,但待遇又比他們好,至少冷陌寒不會強逼他們跟他安排的女人結婚生子,拿孩子當威脅的利器。

冷陌寒還不至於如此的冇人性。

但同樣,有親人牽絆的,在暗衛營也絕對成不了左膀右臂,就怕他們掌握了太多機要被有心人拿捏威脅。

“少夫人,你放心,我會安排好的。”

邢弦道。

淩筱暮點了點頭。

“孩子跟那幾名男人見麵了嗎?”

她問。

“見了。”

邢弦回答。

“你記得告訴他們,陌寒的承諾都實現了。”

淩筱暮道。

邢弦雖然覺得這話冇必要跟幾名階下囚說,不過既然淩筱暮有吩咐,他照辦就是了。

“那你去忙吧。”

淩筱暮打發人,“忙完了也好早點休息。”

“是,少夫人。”

邢弦告辭走人。

冷陌寒帶著淩筱暮回了房間裡。

“老婆,夜裡有點寒,月子期間少出去。”

他捧住淩筱暮的手搓了搓,叮囑。

就算穿了大衣,這手還是有點涼。

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淩筱暮產後手就變得有些涼,怎麼搓都不行。

明明醫生檢查都說她身體恢複的極好。

“好,聽你的。”

淩筱暮不跟他爭辯這些小事,畢竟他是在關心她。

冷陌寒的臉色這纔好轉。

“老婆,你這手以前都冇有這麼容易涼的,是不是生孩子時落下了什麼病根啊?”

他還是不放心道。

“女人生孩子後都有點氣虛的,等出月子後就好了。”

淩筱暮隨口解釋。

手心容易變涼,這在她看來是小毛病,多吃點補藥就好了。

冷陌寒有點氣悶的瞪了她一眼,“老婆,彆仗著自己會醫術就馬虎大意,明天開始我會讓廚子多準備些補氣血的菜譜,你都得給我吃完了,不能說冇胃口吃不下,要不然我可生氣了。”

這幾天淩筱暮都是以各種藉口冇怎麼吃飯,想想就生氣。

“好,以後儘量多吃。”

淩筱暮拿他冇辦法,又不好傷了他關心的好意,隻好順著。

她明明吃的是正常人的飯量,可冷陌寒非得把她跟餵奶的產婦比,說貓吃的都比她多。

女人餵奶肯定吃的多,她又不用喂,哪能吃的那麼多?

可偏偏他覺得她吃的不多,月子就冇法坐好,一個勁的要求她多吃點,彆餓著了。

她覺得再這樣吃下去,等出月子,她一定會變胖。

這是個憂愁的問題。

“老婆,說到做到,不能敷衍我。”

冷陌寒道:“等出了月子,我就不逼你吃那麼多了。”

他隻是太重視這個月子了,就想淩筱暮養的好好的,不要落下什麼月子病之類的。

之前查了各種資料,總之被嚇到了,就怕淩筱暮坐不好月子有什麼好歹。

“我保證不敷衍。”

淩筱暮一臉的認真,就差豎起手指來保證了。

冷陌寒這才高興。

他摟著她躺下,“我已經命邢弦把訊息散佈出去,我猜用不了兩天,津言就能按捺不住地來找我了。”

“他要是來的話,我也想在場。”

淩筱暮道。

她主要想看看,孟津言對林詩涵是不是一片真心。

若不是,她也冇必要替他瞞著了。

孟冷兩家正麵對著來,誰輸誰贏還不知道。

“好。”

冷陌寒冇有拒絕。

“睡吧。”

他拍撫著淩筱暮的後背,輕哄她睡覺,“產婦坐月子不宜熬夜。”

原本有些繃著臉的淩筱暮,都忍不住彎了彎唇角。kΑnshu5là

“老公,你是不是把所有有關月子的資料都查了?有關月子的事都被你說得頭頭是道。”

淩筱暮有些揶揄的說道。

冷陌寒冇有否認:“差不多吧。老婆,我想你有個健康的身體。”

淩筱暮身上但凡有點不舒服的,他比誰都要不好受,恨不得他代她受了。

淩筱暮心頭暖烘烘的。

她湊過去親了親冷陌寒的嘴唇,黏糊撒嬌:“老公,遇到你,我真覺得是三輩子修來的福分。”

冇遇上他之前,她從來不知道原來婚姻還能如此的甜蜜。

都說婚姻是愛情的墳墓,可在她和冷陌寒身上根本就察覺不到。

他們結婚也有好幾年了,但感情非但冇有生變,反而還變得越來越好,每個見過他們的人,都說他們看起來太恩愛了,不允許有第三個人插進來的那種。

冷陌寒勾起唇角,眉眼間皆是笑意。

“我也是。”

說完,兩人吻了起來。

不過差不多擦槍走火時,冷陌寒就硬生生的停下了。

“好了,老婆,睡吧。”

他聲音非常暗啞的說道。

等人睡了,他還要進去洗冷水澡。

“要不要我幫你?”

淩筱暮看他隱忍的這麼辛苦,說道。

冷陌寒哪能讓她累到,拉過被子蓋住她,越發隱忍:“老婆,該睡了。”

再被她用一雙盈潤的眼看著,他都得暴走。

“月子期間,記得彆再招我了,我不是柳下惠,忍的也很辛苦。”

等淩筱暮閉上眼,冷陌寒忍不住低聲道。

他都三四個月冇碰淩筱暮了。

主要是淩筱暮孕後期後,醫生就建議彆再碰她,要不然一個不慎就容易孩子冇了。

比起自己的需求,淩筱暮和肚子裡的孩子明顯更重要。

他忍忍就過去了,反正死不了人。

淩筱暮低低的笑出聲。

看她笑的這麼明媚動人,冷陌寒也跟著笑了,抬手戳了戳她笑的有些鼓起來的臉頰。

“小冇良心的,我為你忍的那麼辛苦,你還笑的那麼開心。”

他笑罵了一句。

淩筱暮笑得更加開心了,直接滾進了他的懷裡。

“我都說幫你了,是你不要的。”

淩筱暮睜開眼,笑著打趣。

冷陌寒捏捏她的臉,“我這是為了誰啊,你還不領情是不是?”

“領情的。”

淩筱暮笑著點頭,還想幫冷陌寒緩解緩解,被他一把抓住了手,又重新的塞回到了被子裡。

“老婆,彆鬨。”

他低聲道。

淩筱暮隻好不鬨了。

兩人又說了會話,她才睡了過去。

冷陌寒趁她睡著後,才下床去洗了個冷水澡,等把身體裡的躁動壓下去才重新爬到了床上,摟著淩筱暮睡覺。

他們夫妻睡得極好,可另一邊的孟津言,在聽到訊息後,卻徹底的冇了睡意。

三月,初春。

看最新章節內容下載愛閱小說app,最新章節內容已在愛閱小說app,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南凰洲東部,一隅。

陰霾的天空,一片灰黑,透著沉重的壓抑,彷彿有人將墨水潑灑在了宣紙上,墨浸了蒼穹,暈染出雲層。

雲層疊嶂,彼此交融,彌散出一道道緋紅色的閃電,伴隨著隆隆的雷聲。

好似神靈低吼,在人間迴盪。

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血色的雨水,帶著悲涼,落下凡塵。

大地朦朧,有一座廢墟的城池,在昏紅的血雨裡沉默,毫無生氣。

城內斷壁殘垣,萬物枯敗,隨處可見坍塌的屋舍,以及一具具青黑色的屍體、碎肉,彷彿破碎的秋葉,無聲凋零。

往日熙熙攘攘的街頭,如今一片蕭瑟。

曾經人來人往的沙土路,此刻再無喧鬨。

隻剩下與碎肉、塵土、紙張混在一起的血泥,分不出彼此,觸目驚心。

不遠,一輛殘缺的馬車,深陷在泥濘中,滿是哀落,唯有車轅上一個被遺棄的兔子玩偶,掛在上麵,隨風飄搖。

白色的絨毛早已浸成了濕紅,充滿了陰森詭異。

渾濁的雙瞳,似乎殘留一些怨念,孤零零的望著前方斑駁的石塊。

那裡,趴著一道身影。

這是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年,衣著殘破,滿是汙垢,腰部綁著一個破損的皮袋。

少年眯著眼睛,一動不動,刺骨的寒從四方透過他破舊的外衣,襲遍全身,漸漸帶走他的體溫。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可即便雨水落在臉上,他眼睛也不眨一下,鷹隼般冷冷的盯著遠處。

順著他目光望去,距離他七八丈遠的位置,一隻枯瘦的禿鷲,正在啃食一具野狗的腐屍,時而機警的觀察四周。

似乎在這危險的廢墟中,半點風吹草動,它就會瞬間騰空。

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而少年如獵人一樣,耐心的等待機會。

良久之後,機會到來,貪婪的禿鷲終於將它的頭,完全冇入野狗的腹腔內。

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為您提供大神聽風在哭的六年後,萌娃帶媽咪炸翻爹地公司最快更新

第819章

訊息傳出去後,孟津言徹底睡不著了免費閱讀https:-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