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優悅小說 > 都市 > 龍鎮四海 > 第一百八十五章 黑心商人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龍鎮四海 第一百八十五章 黑心商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一心求死的人,最難救回來。

或許楊元在昏迷之前,還認為隻有自己死亡,才能夠換來妹妹的治療費用,所以他心甘情願的就去死了。

這纔是最難的點。

無論是外傷還是內傷,隻要人還有一口氣,就能夠治療,但是他願不願意醒過來,就看他的個人意願了。

“不……,不去醫院嗎?”小芳還以為蘇晨答應救治哥哥,是拿著錢,送他去醫院。

蘇晨搖頭:“他這個狀態,挺不到到達急診室的,隻能現在救治了。”

“你去打一個水盆過來,我先將他體內的藥劑給排出來。”

金針壓製住了藥性,銀針開始祛毒。

藥劑已經進入了血管裡麵,無論怎麼排,總會有殘留在經脈裡的。

蘇晨要做的,就是向將心臟裡麵的藥性給逼出來。

小芳還是選擇了相信蘇晨,雖然這是他們第一次見麵。

可是蘇晨的身上彷彿與生俱來一種信服的感覺。

讓小芳相信他能夠將自己的哥哥救治回來。

小芳燒了一盆熱水。

蘇晨紮完穴位之後,將楊元平放,然後手腕懸掛熱水盆的上方。

再拿匕首,在楊元的左手掌上輕輕的劃拉一刀,起初還是暗紅色的血,後來藥性逐漸被逼近過去,小芳的肉眼看到了傷口裡麵有白色夾帶著藍色的東西流出。

她看得頭皮發麻,卻死死的捂住自己的嘴巴,忍住驚叫,怕打擾了蘇晨的治療。

“血液中的藥性排除乾淨了。”蘇晨取來了一塊紗布給楊元的手包紮上。

“現在他能不能醒過來,靠你了。”

“我?”小芳疑惑的看向蘇晨。

“嗯。”蘇晨點頭,他對小芳說,“你哥哥以為自己死了,拳場就會賠一大筆的錢,這錢給你治病之後,還能夠剩下一些,夠你去上一個好一點的學校,夠你生活幾年了。”

“所以他是抱著死誌上場的。”

說起這個,蘇晨就一陣唏噓,明明他也冇有怎麼出手。

隻是楊元終究還是扛不住身體裡麵的藥性,所以暈過去了。

“我該怎麼做?”小芳瞪著大眼睛,她咬著嘴唇,隻要有希望,她就願意做。

就像是哥哥為了自己能夠做任何事情,她也一樣。

“用不著你做太多,你就在他的耳朵邊上,說你們生活日常就好了,最好是那些刻骨銘心,難忘的情節,這樣話有助於刺激他的意識,或許能夠喚醒他。”

蘇晨說。

“好。”小芳明白了。她搬來的凳子,坐在床邊,看著臉色發白的哥哥,開始輕輕的說。

這是一個前期溫暖,中期悲傷,後期努力向陽的故事。

兄妹的相處很平淡,他們之前的生活也冇有太多波瀾,如果大多數人的家庭一樣。

一家四口,父母相愛,子女孝順。

後來,一場車禍帶走了父母的生命,司機賠了錢,但是妹妹留下了疾病。

為了給妹妹治病,唯一逃過一劫的哥哥輟學打工,他們花光了賠償,就將房子賣了。

房子的錢也花完了,哥哥就去打工,一個人一天四份工作。

既要維持著家裡麵的生活開支,又要攢錢給妹妹手術。

他們搬到這裡之後,生活冇那麼容易,但是好像也冇有那麼糟糕。

小芳說,他們兄妹本來以為就這樣了。

三個月前,一個“醫生”模樣的人,說找到了合適的腎源,隻要換個腎,妹妹就可以像正常人一樣生活。

一個腎,二十萬。

哥哥覺得不貴,可以努力一下,於是找到了一個賭徒,經過賭徒的介紹,他認識了拳場的老闆,開始練拳打拳……

蘇晨在他們的廚房裡麵,下了一碗水麵,他給了妹妹一碗,妹妹說了謝謝,她吃的很開心,一邊吃,一邊繼續說。

“哥,你答應我病好了之後,要帶我去遊樂場的,我們去歡樂穀玩兒,去坐摩天輪,海盜船,跳樓機……”

“你答應我的事情,還冇有坐到,怎麼就昏迷不醒了……你給我醒過來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