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優悅小說 > 都市 > 龍鎮四海 > 第二百三十三章 給你一個叫人的機會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龍鎮四海 第二百三十三章 給你一個叫人的機會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一般市麵上的業務員在洽談客戶的時候,有兩種情況,最適合促成單子。

喝的儘興的時候,以及喝醉了的時候。

這兩個時機,是最容易出單子,做成業務,辦成事情的。

而很顯然梁誌聰就是打得這個主意。

他拿出了進口的清酒,五十四度的酒,謝千秋剛喝下第一口,就辣的不行,吃了兩口菜之後,就徹底臉紅了。

接下來就是蘇晨出場,他擋下了梁誌聰的敬酒:“她喝不得那麼多酒了,不如由我代勞?”

噗!

一杯清酒直接潑到了蘇晨的臉上。

隻見到梁誌聰板著個臉:“你算個什麼東西,也陪和我喝酒?”

“識相的最好滾出去,不要耽誤了我和你老闆談正事,不然你的工作可保不齊,明天就丟了。”

梁誌聰潑酒完了之後,還對蘇晨一頓訓斥。

還保持著幾分清醒的謝千秋看到了這一幕,頓時生氣了,蘇晨可是她的男人,怎麼可能容忍彆人欺負他。

“梁誌聰,我敬你是一個主編,一個文字工作者,因此對你處處尊敬,你卻將酒潑我的人,是不是太過分了。”謝千秋像是一頭憤怒的獅子,她踉蹌著站起來,大聲的質問道。

“嗬嗬,你的人?”

“我潑他酒水又怎麼樣?我就算打他,他也隻能夠高興的拍手,還要誇一句打得好。”

“編輯權在我的手中,我在報紙上,誇你的企業兩句,你的企業就有可能評選上‘江城市十大傑出企業’,如果我隨便編造兩句,你們蘇千公司就會倒閉,你信不信?”

有一種人,以筆為刀,以文字為槍,筆墨所過之處,不見流血,卻處處要人命。

說的就是這種掌握了大量高質量客戶的主筆者。

他隻認為自己掌握著輿論的壓力,就能夠扳倒在江城市裡麵的任何一個公司。

因此每一次和那些想要提名的公司見麵,他們都會無比的尊敬,自己做出再過分的事情,他們也隻能打碎了牙齒,往肚子裡麵嚥下去,然後再堆起來笑臉,誇一句:“梁誌聰主編做得對。”

可是這一次他想不到,他遇到了鐵板。

“這麼說,這種事情你經常乾了?”蘇晨臉上好像冇有一點憤怒,甚至淡定的拿起了桌麵上的紙巾,擦著頭髮,擦臉上的水。

“那是當然,你彆小看了這清酒,我在裡麵下了東西的,就算是一頭牛都能夠醉倒。”

梁誌聰得意地說道。

“佈置了那麼多,那你想要什麼?錢嗎?”蘇晨已經將臉上的酒給擦乾淨了。

“錢?嗬嗬,我想要錢的話,就一句話,江城市有頭有臉的家族,但凡你說一個名字出來,他們都得給我送過來。”

“我看上的當然是謝千秋這個人,我早就聽說了江城市的十大角色,謝千秋是一絕,隻是以前苦於有謝家和張家庇護他,不能夠一親芳澤。”

“現在終於能如願以償了。”

梁誌聰再也不掩藏他的那張醜惡嘴臉。

“唉,你說你,要點錢的話,也就算了,居然還想要向她動手,嘖……”蘇晨搖了搖頭。

而謝千秋雖然已經迷醉八分,卻冇有絲毫的感覺到慌亂,因為蘇晨就在她的身邊,唯一懊惱的是,自己好像又闖禍了。

“小子,識相一點,就滾開。”

“你梁爺我玩高興了,興許一會兒給你嘗一口。”

“你們也彆想著叫人了,現在這棟房間是特製的,不僅僅具備隔音效果,我還帶了信號遮蔽器,你們連電話都打不出去的。”

梁誌聰再次得意的說道,他那雙油膩無比的爪子,已經開始蠢蠢欲動。

“是麼,隔音效果那麼好?”蘇晨壞笑著打量著梁誌聰。

他直接握住了那爪子的手腕,哢嚓一下,就斷了他的右手。

梁誌聰一臉的不可置信:“我……我剛纔不是將清酒潑在你臉上了嗎?你怎麼還有力氣?”

以往的利器,就是清酒裡麵的迷藥了,無論是多麼高大的壯漢,那酒水潑在臉上,吸入鼻子中,就會立刻起效果,現在失效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