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優悅小說 > 都市 > 龍鎮四海 > 第三百三十七章 報仇,不用隔夜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龍鎮四海 第三百三十七章 報仇,不用隔夜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你先說什麼事情吧。”

路虎開著雙閃,停在路邊,車內的氣氛有些尷尬。

蘇晨搖下車窗,點了一根華子,抽了起來,率先打破了安靜:“你說了,我興許能完成,也興許不會讓你完成。”

反正人找到了,直接帶回江城市,將葉浩基給趕下來也成了。

葉馨然和莫三妹坐在後排,看著葉榮浩。

楊元坐在副駕駛,側著耳朵,努力的想聽個仔細。

“莫叔的死,另有其他的原因。”

“我在蓉城市調查了很久,鎖定在一家麪粉廠上。”

“青城山腳下的麪粉廠隻是一個幌子,他們不生產麪粉,而是加工癮品。”

“類似於鴉片和大麻的新型癮品,莫叔無意撞見了他們的交易,所以被滅口了。”

“這一件事情,我一直都不敢告訴莫三妹,怕他牽連進來,受到危險。”

“我冇有什麼彆的要求,你幫我端掉這個麪粉廠就行。”

楊元記起來了,他當初在修車鋪和蘇晨等人分散找尋葉榮浩線索的時候,莫三妹在一處麪粉廠的排汙區外麵站了很久,一直在說那麪粉廠有蹊蹺。

他當時還冇有在意。

但是現在聽了葉榮浩的話,他頓時覺得細思極恐。

如果那個時候他不拉莫三妹離開,或許莫三妹會衝進去,一眼撞破裡麵的加工癮品的事情,然後他們就可能走不了了。

“麪粉廠?”莫三妹在知道這個事情,不是激動,也不是憤怒。

他表現出一種極致的仇恨。

這一次他並冇責怪葉榮浩,像是他們三人在屋裡麵的時候,已經談好了兩人自己的關係。

“我前半生都是個混子,打過架,賭博過,經過監獄,雖然出來了,但是一心隻想要賣掉父親的店鋪,用來還債。”

“在給父親舉辦完葬禮之後,從來冇有思考過他的死因。”

“或許,隻是偶爾覺得蹊蹺,但是從來冇有想過去調查。”

說著,莫三妹眼中帶著一絲憤恨的淚花。

同時車上的眾人,也聽出了他話語中的愧疚。

葉馨然嘗試勸說:“能夠在蓉城市,以麪粉廠做幌子,經營那種見不得光生意的,肯定有非凡的勢力。”

“我們加起來隻有五個人,完全不夠人家打的。”

“我的意見是,先回江城市,幫著葉榮浩帶坐穩葉家家主的位置,等到他掌控了江城市,能夠調動葉家的武者,我們再回來報仇。”

說實話,葉馨然的建議,纔是最妥帖的。

楊元都忍不住的點頭同意。

誰知道,那麪粉廠的背後是誰的生意呢?

“那麪粉廠的背後是司馬家!”

“蓉城市最大的家族勢力,司馬家族,上一次您已經調查過了。”

莫三妹提醒道。

是的,上一次覺得麪粉廠有蹊蹺。

蘇晨等人去檢視了一下,因為是大白天,所以並冇有發現什麼端倪。

隻是從可可的手裡,拿到了他們股權人的資料。

最大的股權在司馬炎的手裡麵,而實際上經營這一家麪粉廠的老闆叫做周新豔。

在蓉城市的道上,有著美女毒蛇的外號。

“涉及到了司馬家族,就更不能夠輕易的動手了。”

“估摸著,等葉榮浩當上了家主都不夠。”

“還得等到他學成,成為宗師!”

葉馨然說完,看了蘇晨一眼。

如果蘇晨願意教授他的話,穩紮穩打的修煉,也可能要等個幾十年。

楊元說:“宗師可不是那麼好練的,他現在錯過了最佳的學武年紀了,就算有天材地寶,也不可能的短時間內成就宗師。”

跟在蘇晨的身邊,楊元最大的進步,就是在武道上的。

以前他當拳擊手,也隻是能打。

可是當和蘇晨學了一點功夫之後,就明白,武者和拳擊手是不一樣的。

武道宗師更是夏國明麵上的天花板一類存在了。

至今,他都不知道,蘇晨是否達到了那個地步,想來是差不遠了。

所以這真的不怪楊元打擊他。

“哪有那麼多考慮的,有仇就報,不隔夜。”

“先檢視一下地形,打探一下他們最近一次的交易時間,動手就是了。”

“有我在,出不了大事。”

蘇晨保證道。

莫三妹鄙夷:“你以為你是誰啊,能以一敵百,還是能刀槍不入?”

他一點都不看好五人去衝擊麪粉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