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優悅小說 > 都市 > 龍鎮四海 > 第五百二十二章 李家纔是那個最擅長隱忍的家族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龍鎮四海 第五百二十二章 李家纔是那個最擅長隱忍的家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信,其實是青龍寫的。

為了表示重要性,蓋上了兩個戰神的專用印章,還有官方的加急郵戳。

哪知道蘇晨這個混小子,根本就冇有看,便撕碎了。

“為什麼不看,就撕了?”白虎想要聽聽理由。

“因為我猜測信件裡麵無法兩種事情,一個是不要讓我上京都,一個是將我調往國際戰場。”

“而我現在的緊要事情,是上京都,所以我不願意看。”

“看了反而會影響我心情。”

蘇晨很誠實,這就是他的理由。

至少在白虎的麵前,他不想隱瞞自己的想法。

“哈哈哈,好一個看了會影響心情。”

“你就不怕,信件裡麵是其他的事情,比如說你師父生命垂危,要見你最後一麵?”

“已經撕碎掉了,所以擔心是其他事情也冇有用,這世界上又冇後悔藥吃,倘若他真的病危,那麼我就隻能給他先送終,再挑個風水寶地安葬了。”蘇晨雙手一攤,表示那玩意兒又冇有第二份。

所以就不存在什麼後悔,反正做了就做了,信件的內容已經不重要。

表明的是蘇晨的態度,天大的事情,都不能讓他改變決定。

白虎覺得這個傢夥很對自己的胃口。

他說:

“的確,你猜的不錯。”

“信件裡麵,的確是讓你不要來京都,青龍是再三囑咐了的。”

“起初我以為你是看了信件,特意上京都,就是想要和青龍唱反調。”

“現在看來,你就是一個二愣子。”

得到了白虎的“二愣子”三個字評價,蘇晨反而不好意思了。

白虎說:

“不過,信件裡麵說過的內容,我還是要和你提一次。”

“京都的四大家族,在建國之前投誠的,所以上麵給了他們族內很高的自治權。”

“何金,是何家的嫡長子。”

“按法理來說,管你是什麼比試,打架鬥毆,傷了人性命,就應該抓進來判刑。”

“這武者賭鬥是他們四大家族共同定下的規矩,在京都,是認可這個潛在的條約的,所以按理來說,你是不會有什麼危險。”

“但是,他們何家是最不**理的,他們想要整死一個人,會有很多的辦法。”

“你在京都若是和何家起了衝突,大可以拿出你的那塊令牌,如果他們不依不饒,你可以動手,不過要考慮好後果。”

“在江城市治安隊和稽查隊,都有四大家族的人,他們可以對你下殺手,但你不能打死任何一個人,不然的話,四大家族的人不會放過你的。”

因為這是是一國之都,方外之士都喜歡隱藏在這裡麵,借住所謂虛無縹緲的龍氣進行修煉。

更不用說行走在街道上,隨處可見的武者。

武者一旦起糾紛,打鬥的破壞力是很強的,因此纔有了默許四大家族武者賭鬥的規矩。

這方便更好的管理京都的武者。

在專門的擂台上,進行武道爭鬥,解決矛盾糾紛。

當然,哪怕是蘇晨和何金是簽訂賭約的,占住了道理。

可是何金死了。

何家纔不會管那麼多。

賭約,隻有在對待同等地位的人有用,像蘇晨這樣的小角色,他們完全可以但方便撕毀約定。

蘇晨進入京都,一定是九死一生。

白虎告誡蘇晨,要小心的就是這個。

“還有,你在京都,避免不了和四大家族的人都有接觸。”

“你知道這四大家族之中,誰最不能惹嗎?”

蘇晨搖了搖頭,猜測道:“趙家?何家?”

白虎將他的兩個答案都給否定了:“是李家。”

蘇晨不解,分明李家連自己的唯一千金都看不住,為了平息何家的怒火,要讓李靈珊嫁給一個死人,在他看來,四大家族的實力中,李家應該是最弱的啊。

他靜靜的等待白虎的解釋。

白虎說:“李家的祖上出過皇帝,如果你瞭解過玄武門之變的話,你就應該理解如今在京都這一脈李家人的性格。”

“李家纔是那個最擅長隱忍的家族。”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