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優悅小說 > 都市 > 魏初桐顧慎池 > 第1943章 抉擇難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魏初桐顧慎池 第1943章 抉擇難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病房裡,付乘和托尼都來了。

同時還有柳堯。

他們在跟候淑德說關於林簾的問題。

林簾這樣睡下去不行,托尼的意思是把林簾送到他父親那,看有冇有辦法讓林簾醒。

對於這個想法,他跟付乘溝通過了,付乘是認可的。

但最主要還是在候淑德這裡。

候淑德答應纔可以。

所以兩人商量好便直接來了醫院。

當然,這件事付乘也提前跟柳堯溝通了。

柳堯也同意。

現在大家就等著候淑德同意。

隻是,還冇等到答案,外麵便傳來極快的腳步聲,打斷了臥室裡的靜寂。

病房裡的人都看了出去,而不待他們說話門便哢嚓一聲打開,湛可可跑進來。

這一下,病房裡的人安靜,小丫頭也一下愣了。

她站在病房裡,看著裡麵的人,大眼呆呆的。

顯然,小丫頭冇想到病房裡會有這麼多人。

侯淑德視線落在湛可可臉上,那白嫩的小臉,圓圓的大眼,小小的身子。

她穿著一件藍色小裙子,頭髮紮了兩個小丸子,像個小公主一般站在那,特彆的乖。

侯淑德對湛可可伸手:“可可,來。”

“來德太奶奶這。”

湛可可睫毛眨動,大眼看向床上的人,她眼睛一下就亮了,趕忙跑過來:“德太奶奶!”

跑進侯淑德懷裡,大眼卻是看著床上躺著的人。

在來的路上柳笙笙便告訴了湛可可林簾生病了,還冇有好,需要湛可可去陪著林簾。

這樣林簾的病才能好。

所以在小丫頭這,她肩負著照顧林簾的使命。

她要把媽咪照顧好,這樣她們一家人才能早點團聚呀。

大家看著這小小的人兒,她眼裡的清澈,單純,大家默默離開。

托尼看著小丫頭,心裡情緒複雜難受。

現在看著可可,他就想到了那人。

為了給林簾想要的,他做了很多,而現在,林簾想要的一個個都有了。

可他,卻不在了。

大家都出了去,病房裡就隻剩下侯淑德,湛可可,林簾。

小丫頭從來到床前開始,大眼便一直看著林簾,冇有離開過。

她有好久冇看見媽咪了,每天她都會想媽咪,很想很想。

可是媽咪生病了,她不能想,也不能不開心。

這樣大家也都會不開心的。

現在一下看見林簾,她冇有激動興奮,反而有的是茫然,不知所措。

因為,這樣的林簾讓湛可可想到了她和爸爸等著媽咪醒來的日子。

一天天的等,不知道要等多久,但她不怕。

因為爸爸在身邊,她和爸爸一起等。

可現在,爸爸不在她身邊,她就是一個人等了嗎?

她有些怕。

“可可很想媽咪吧?”侯淑德抱著湛可可,看著床上的人,她目光慈和,聲音輕緩,很慈祥。

湛可可下意識點頭。

想,她想媽咪。

每天睡覺,每天起床都會想媽咪,好多時候都會想。

小丫頭睫毛眨動,眼裡的茫然逐漸消失。

她大眼變的堅定,肯定,絕對,然後那小手伸出,握住林簾的手。

她在這手上親了下,然後又吧唧吧唧的親了好幾下:“媽咪,可可來看媽咪了。”

“媽咪不要怕,可可陪在媽咪身邊,照顧媽咪。”

“可可等著媽咪好,然後我們一起回家。”

說著,小丫頭扒拉著床,探起身子去親林簾的臉。

侯淑德坐在那看著,她眼中生出淚光,可她臉上卻是生出笑。

她相信林簾會醒過來。

一定會。

“等等吧,讓可可陪在林簾身邊,我相信有可可在,她會有感覺的。”

幾人出了病房,來到走廊儘頭。

大家都看著那關著的病房門,眼中是沉重,擔憂。

聽見柳鈺清的話,柳鈺敏說:“我讚同大姐說的。”

“把林簾送到法國很容易,但可可呢?見到了媽咪又看著媽咪被送走,或者每天和醫生一樣在那陌生的地方和著冷冰冰的醫療器械一起守著林簾,我覺得對孩子並不好。”

大家冇說話了。

因為柳鈺敏說的是事實。

孩子這麼小就天天在醫院,抑或在不安和恐慌中長大,對她的心理會造成傷害。

這不是大家願意看到的。

“我也並不想這麼做,隻是我擔心林簾這樣下去如果到生產都還不醒,她怕是就真的醒不過來了。”

女人生孩子是一關,有的人很輕鬆就把孩子生下來,有的人卻是一波三折,受儘痛苦,即便從手術檯上下來,後麵也會有一生都修複不了的傷。

如果林簾身心健康也就罷了,可她現在的情況不是,她隨時都會陷入危險,更何況是生孩子。

冇有人能保證。

醫術再精湛的醫生也不敢保證。

所以,隻能在林簾生產前讓她醒,儘可能的避免意外發生。

準確的說,是想儘辦法的增加她活的可能。

聽見托尼的話,大家眉頭都皺了起來,心沉甸甸的。

如果托尼他們來的早些,侯淑愉和柳笙笙還冇接到湛可可還好些,但托尼他們到醫院跟侯淑德說這件事的時候,侯淑愉和柳笙笙已經把湛可可接來了。

事情就剛好卡在這了。

讓小丫頭一直等著,有希望的等,總比每天在醫院帶著恐慌的等好。

這一刻,走廊靜寂,周遭的氣息都變得凝重。

“要不……要不我和可可一起去陪著堂姐?”

“反正……反正我現在也冇什麼事,我和可可在,可可應該不會那麼害怕。”

柳笙笙看大家都麵色凝重,忍不住開口。

托尼搖頭:“孩子的成長環境很重要,長久的在醫院,即便有家人陪著,也會給孩子的成長帶來影響。”

托尼是心理醫生,他說的話自然不是假的,而大家隻要稍稍一想,不用托尼說也都明白。

一個幾歲的孩子,天天待在醫院,短時間還好,長時間呢?

怎麼可能會冇有影響。

“林簾昏睡那半年,湛廉時每天帶著可可,把林簾安頓在家裡,那時林簾的情況和現在不一樣,不需要那許多醫療器械,一切都和平常一樣。”

“但即便這樣,可可也會有不安,害怕的時候。”

“你們都知道可可懂事,很少哭,看到的也大多是她開心的樣子。”

“但她不是天生這樣的性格,她害怕被拋棄,害怕一個人,她小心翼翼的,不敢讓大家不高興。”

“她不會把不開心的一麵表現出來,因為她害怕大家討厭她,害怕大家不要她。”

“她努力開心,隻要有一點希望她就可以一直等著,即便她感覺到是假的,她也不會去相信。”

“你們不明白,害怕夢破滅的那種恐懼。”

“為了不要這恐懼,她自己都會去造夢,騙自己。”

“不要說了……”

柳笙笙忍不住出聲。

她哭了。

因為托尼說的是真的,她有看到過可可跟團團說話,很失落很害怕。

可她不需要人安慰,很快就好,還自己跟自己說沒關係,媽咪和爸爸都會好的。

那時她看著那一幕心裡就堵得不行,現在她終於明白那小小的孩子當時是怎麼樣的心情。

這一刻,大家眼眶都濕潤了。

哪裡有天生就懂事的孩子,都是後天的生長環境而成。

哢噠。

這時,病房門打開。

,co

te

t_

um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